🚬

自己玩

love and food(超短篇)

小王不喜欢谈恋爱,不对,应该说不想谈恋爱。小王觉得,人和人建立起感情是很容易的,萌生出想要亲近的感觉也是很容易的,一次又一次地觉得对方是人生挚爱,然后与对方拥抱甚至做出更亲密的举动,接着又因为一些原因这层关系破裂,又回复到单身。这样子的循环,是不是有些令人沮丧呢。

有些时候想得极端了,都觉得这种泛滥的情绪是很脏的东西,所以小王有种理想,虽然他自己并不认同,但他会有这种脏的认识,很有可能是出于他对唯一挚爱的憧憬,想要一次性将自己的爱意全部奉献给某一个人,身上沾染的气味也只有那一人,而不是今天触碰到了A,明天又触碰B了。

小王持有的这种信念使得他虽然表面和大家都相处地非常好,但又谨记着给自己与别人划出一道道距离的标线,以至于有些时候有想要跨过这条线的人,他会退到更远的地方将距离再次拉开,即便自己也有些许的好感,但出于谨慎并不打算将自己贡献出来,只心中暗道一声抱歉。

因此小王当天在超市里挑水果的时候,一不留神把旁边的人鞋子踩了,周末夜晚的大型超市人总是特别地多,所以难免会有一些碰撞,于是小王就很不巧地被挤了一下,然后踩了别人一脚。

小王连忙道了歉,对方也很客气地摆摆手,笑着说没事。小王也觉得这其实是该叫做礼仪,还是流程呢,大概是表现尊重的一种流程,叫做礼仪吧。对方抬眼后看到了小王的脸,不能单单说漂亮,有棱有角,但又显得有些孱弱,可能是太瘦了的原因,短袖袖口露出来的胳膊肘,还有挑拣水果的那双手,都是相当骨骼分明的。许多人很瘦,瘦得不好看,显得弱气没精神,但他的轮廓形状显现出来是很赏心悦目的。而另一边,小王边挑橙子边想象,如果把这人的这张脸换成别人的呢,那么这具身体还会显得那么好看吗,或者将身体换做别人,那张脸也能够使人看着感到舒服吗。摇摇头,不知道呢,没法想象,太古怪了。

小王不是第一次对陌生人瞬间产生好感,就像挑水果似的,长得顺眼的不少,买回家后切开吃了味道各有不同,也可能这段时间特别爱吃,下一阵子就碰都不要碰了。这也是蛮消极的。

所以就像千千万万的路人一样,生命中会有交集的可能性微乎其微,于是小王挑完了橙子挪往奶制品专区。

今天做什么呢,小王回忆了一下自己的冰箱,黄油,酸奶,豆腐。低着头辨别保质期,起身后就看到之前被自己踩到的那个人也正在这个区。他拿着几罐奶对比着看,冰柜的亮光照得他的一侧特别柔亮。小王觉得今天或许是个好日子,眼睛受到了爱护。

可能意外就在对方的态度吧,因为小王看到那人转头过来时,展露出了一个略微意外的表情,随即笑了起来,手里拎着牛奶朝小王打招呼。小王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,停顿了一下才挥挥同样握着一盒豆腐的手。



小王最终和那个人在一起了,回忆的时候,小王说,说不清喜欢他在哪里,毕竟喜欢的时候,许多缺点都会变成萌点,不喜欢的话,再多的优点都毫无吸引力,当然如果一定要讲的话,可以一条一条地讲下去,不过可能因此会没办法做饭了。小王又说,也可能自己是个内心容易消极的人,所以对外界的反应需要靠推动和带动,而老王对世界的态度是积极的,具备进攻性质的。

老王蹭蹭小王的脸,抱着他坐在沙发里看电视。过了一会儿,老王说,相处起来不累人,觉得呆在一起的时候心里舒服就行了。小王回头看看老王,伸手摸了一把老王脸上未刮的胡茬,想了想,然后问,你当时为什么对我笑?

觉得你好看,忍不住。

老王拿下巴去刺小王的脸颊,锁紧胳膊不让他逃,两人都笑得有些气喘。小王静下来后推开他的脸质疑,你觉得我会信吗?

喔。老王又贴了上去,缓缓道,其实我也不知道,但是总觉得想认识你,就试试看。

所以胆小的人极有可能会搭配上胆大的人,窝在自己世界中的人也会渴望有人将他从中捞出。至于那些对情感的思考,到底还是理论罢了,等到面对对方的时候,虽然很多东西不会变,但也有很多东西都会被改变了。

End.

日常 二

微改了一下后面的部分。

老王晓得一些事容易沉迷,容易有瘾头,这些事都应该远远地避开,在事情对自己有危害之前就不让它发生,成语叫做防微杜渐,未雨绸缪,防范未然。

 

比方说,大学时候周围同学开始的抽烟喝酒,老王讨厌烟味,也不喜欢跟风学着抽,也不觉得“抽着烟的时候自己别有一番气质”这种普遍的潜意识观念对自己适用;老王一开始是有喝酒,跟着室友们一起出去吃烧烤的时候,大家会叫啤酒,喝着啤酒说一些内心的事,老王从来不知道喝醉是什么感觉,因为喝了一小杯就发现自己酒精过敏,会全身红和肌肉酸痛,不过也因此晓得了一些心理,喝酒吐心事时,更多的是炫耀欲——可能吧,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想的。

 

有的人即使知道自己酒精过敏也要逞强着喝酒,老王耿直,不喜欢这样。于是老王大学这几年,无烟无酒,而且公司也不允许沾上这些东西,对嗓子不好。

 

毕业后公司安排和小王住在一幢公寓里边,上下楼,方便行程。

 

休假的日子,小王有时候懒得自己做饭,也不想出去买吃的,就喜欢跑到楼上的老王房里去蹭吃喝。去之前会给老王发信息,老王同意了再上去,老王有时候不同意,多问几次就同意了。老王也觉得自己耳根子软。

 

今天小王又来了。小王在外头急促地敲门,老王放下手机从沙发里起身,不慌不忙地过去。开了门,小王笑嘻嘻的,够不到门了,手一伸就“咚咚咚”把老王的胸膛当门来敲,乐得不行。老王脸一黑,伸手把小王拉进屋来。

 

今天晚饭是泡面,有海鲜味和番茄牛肉味,你要哪个?老王转身走进厨房。

 

我想吃饭。小王换了鞋,跟着进了厨房。

 

没买菜。

 

那是什么!小王指着台子上一袋子的马铃薯。

 

发芽了不能吃了。

 

小王不服,拿手拨了拨袋里的马铃薯,凑近一看,什么嘛,明明没有发芽,骗我。小王正要反驳,头被揉了。

 

你还真检查啊。老王笑的满脸褶子。

 

你干嘛……小王看着老王晃来晃去的虎牙,生不起气来。

 

一个炒土豆,一个汤,一个炒茄子,一个酱鸭,好不好?

 

茄子吃腻了。

 

那吃什么?

 

有啥子喔?

 

自己看。老王指了指冰箱。

 

小王开了冰箱,拿了保鲜盒出来,里头是中翅。

 

不要吃那么多肉。老王摇摇头。

 

一周都没吃中翅咯!

 

来,告诉我,你今天中午吃的是什么?老王笑着叉腰问。

 

啊……好饿……快烧撒,我去看电视。小王转身就逃,被老王一胳膊勾着脖子硬拉了回来,小王转头挣扎,又是满眼的虎牙。

 

吃完饭,为了营造良好的氛围,俩人关了灯靠沙发上看惊悚片。但最近老王一直有一个念头,转啊转,好像知道怎样做是对的,但又似乎不晓得怎么做才好。

 

于是老王看不进电影。老王转头看向小王,小王被电视机的光一闪一闪地照亮,老王眨眨眼,又转回去看屏幕。这样重复了几次,老王听见边上人叫他。

 

啊?老王装傻。

 

……小王瘪起嘴,白了老王一眼。

 

……老王的良心有一丝丝的不安。

 

你请个保姆怎么样?保姆,助理之类的?

 

啊?小王一头雾水。老王看着小王这张困惑的脸,心里又是一咯噔。

 

不然你自己学会做饭菜啊。

 

老王……你是嫌我烦咯?

 

不不。老王有些紧张,不免提了一口气,脑子转得飞快,但遗憾的是也没想出什么解释来,于是泄了气,看看地毯,又看看小王。

 

晓得咯,对不起撒,不过这个片子看完我才回去,好不?

 

小王大大的眼仁在暗暗的室内,被屏幕的光照得闪闪的,老王既想一了百了,又有了罪恶感。老王“嗯”了一声,转过去不再看他。

 

电影的后半段有点恐怖,老王抓起靠枕遮住脸捂住耳朵。刚想让小王提醒自己那段东西过去了就叫他,然后就意识到现在这样拜托他实在有些尴尬,自己还厚脸皮。自作自受唉。

 

于是老王估摸了一下时间,然后睁开眼,屏幕里却掐恰好是一张直冲过来的鬼脸,老王吓得不行,扒住沙发沿直甩头好像这样就能甩掉刚才的记忆。

 

小王注视着老王的这一连串蠢蠢的行为,心情有些复杂……

 

等到片子结束,小王跳起来说了句晚安就往门口走了。老王挣扎了一下,还是站起来跟了上去。

 

我陪你下去。老王扶着门框说。

 

……?小王实在搞不懂老王到底想干嘛,有点冒火。

 

你不是看了那个片子吗,我怕你不敢一个人走楼梯坐电梯,然后哭着蹲在地上房门也不敢开。

 

会被吓到的是你好不好?小王感觉老王一定有事瞒着自己,不过他这样的态度也让小王蛮不爽,也就懒得问。

 

那你自己下去喔,我不管你了。老王努努嘴。

 

晚安。小王丢下一句就走了。老王靠在门框上,盯着地板,直到听见楼下的开门关门声才合上门。

 

洗完澡躺床上,老王切换着6个小号刷了会儿微博,又开了微信看了看群聊天记录,刷了刷朋友圈,最后盯着小王的头像点进去又退出来,点进去又退出来。

 

老王叹了口气。老王不太敢闭眼,因为一闭眼那张鬼脸就冒出来,所以老王就没关卧室的灯。偶然转头看向床头柜,发现小王的一本杂志还放着。

 

终于找到借口一般,老王点开了小王的头像,发送信息:你杂志要拿回去不?就你上次带过来的那本。

 

小王秒回:老王你脑子坏了?

 

老王一惊,还没打完字,只见小王又发过来一条:你直说好不好,我晓得你很别扭,别让我也烦,我会睡不着。

 

老王咽了口口水,把刚才码的字全删了,想了一下,回复道:我只是觉得你都成年了,不应该太依靠别人,要学会自己独立。写完重复看了几遍,后面又加上一句:我没有讨厌你啊。

 

小王又秒回:骗人。

 

老王心脏砰砰跳,想着小王是指前面的骗人还是后面那句骗人……老王回复:我是说真的!!!

 

小王秒回:老王我想揍你,我也是说真的。好我就当你说真的,你什么时候开始烦我去你那里的?你回我我就可以安心睡觉了。

 

老王叹了口气,皱着眉,噼噼啪啪打字,途中又收到小王的信息:喔老王你语文不好我差点忘了,不急撒,慢慢组织语言。老王更急了。

 

十分钟后,老王最后发出了修修改改后的一长段:我真没讨厌你啊!!!我们都认识这么久了,我真是觉得你都这么大了生活上要独立点,你看看你的房间,那么乱糟糟,每次我去前半个小时都在给你整理屋子,衣服也及时洗掉嘛,用完的碗筷也及时洗掉嘛,垃圾也每天晚饭后倒掉嘛……我真不是烦你!!!你不要生气!!!

 

小王回复了一串省略号。老王心都颤了。

 

接着群里就震了起来,老王一看,是小王,他发了:我不敢相信老王居然能打那么多字而且语句连贯没有错别字。

 

二文秒回(群里这几人都一个德行……):老王终于告白了?

 

你在说啥!!!!!老王简直吓死了,手机差点砸脸上。

 

小王发了一个拜拜的表情,然后说:他在充满情感地,控诉我房间的整洁度,挑剔我的生活自理能力。

 

小千千秒回:喔,处女座,呵。

 

???老王噼里啪啦打字又噼里啪啦删掉。

 

二文:我也是处女座。

 

小千千:那我重新说。呵呵。

 

老王最终发了一串省略号:……

 

小千千:原来你在啊。

 

二文:原来你在啊。

 

小王:原来你在啊。

 

老王:我……在。

 

小王:老王你怎么现在才爆发?

 

二文:因为爱。爱是种非常奇妙的东西(打着打着就唱出来了)。

 

老王:……

 

小王:拜拜表情。

 

小千千:我也唱出来了。

 

老王:小王来私聊。

 

二文:不愧是男神,霸气。

 

小千千:我去刷微博。

 

二文:我去看视频。

 

……

 

好!吧!

 

老王承认把事情弄得这么别扭是自己的问题,因为晓得自己对某种事越来越上瘾,所以想要推开,自己也顺便逃得远远的,来稳住一种安全感。一直以来老王这样禁欲主义,抵制各种次元的不良诱惑,也觉得自己这样做没有错,还时常有一种自豪感,觉得自己自律地超乎常人,是时代的楷模。

 

但老王第一次企图推开活生生的人。别的东西推开了也没有反应,也不需要自己去有所顾虑,但偏偏这次推开的是小王。

 

老王照顾小王照顾地上了瘾。这是老王在前段时间确认了的事实。

 

小王:?

 

老王犹豫了一会儿:杂志你上来拿下吧?

 

小王:……好。

 

老王起了床站在门口等,不一会儿门就被敲了,开了门,小王穿着睡衣一脸不爽地看着老王。

 

杂志呢。小王说。

 

你来太快了,还在我房里。因为心虚老王有点不敢看小王的眼睛。

 

但小王见他这个样子,一头雾水又要炸毛了,小王一把推开老王,咚咚咚走到房里。

 

小王拿起杂志,转身就要走,却被老王整个人拦着了。

 

别生气好不好?老王低声说。

 

小王抬头瞪着老王,只想给他来上一拳。你到底在搞什么鬼?莫名其妙。

 

跟以前一样看完鬼片晚上留宿吧?

 

……什么意思,我前面问你是不是我烦你又没有否认,现在又这样,是什么意思?小王紧皱着眉头,眼前的事真是乱七八糟,老王的态度实在摸不透,小王在脑内把老王一顿猛揍。

 

老王欲言又止,欲言再止。

 

眼看小王眉毛一挑真的要炸毛了,老王连忙两手稳住小王的肩膀,盯着地板,开口道:

 

小王。

 

啊???

 

如果我喜欢你你会不会打我。

 

小王顿时语塞。比起惊讶,从心头爆发的更多的却是愤怒。是啊,真的很想揍你。自己就不该随着老王说下去就下去,说上来就上来的。所以说前面那么莫名其妙,这人就在纠结这个?

 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

你真的是……情况来的突然,小王又气又懵。

 

啊?;

 

你……唉你好烦!小王气呼呼地瞪他,要死,这人脑子坏了吗,好烦。

 

小王推开老王外头走,叹了口气,说,我去洗个脸,睡觉吧老王。

 

我已经把防盗门反锁了!老王看着小王的背影,着急地喊。

 

烦死了!我不走啊!你睡觉好吗!我就去洗个脸!小王涨红脸没回头,背对着凶他。

 

老王抖m似的有点开心。

 

小王回来以后钻进被子里,老王觉得他还是有生气。

 

你真的惹火我了老王。小王叹了口气。

 

我错了。老王往小王那边靠,想去讨好。

 

唉你没救了。小王继续叹气。

 

嗯,你救。老王低着声,扳过小王的肩膀。

 

不要烦人。小王用力地扯老王的腮帮把他推开。

 

现在想想,我好像,其实很久以前就……

 

NO!停!STOP!睡觉!小王觉得再不让老王住口,今晚绝对得听一整个晚上的奇怪的话。

 

老王看着满脸通红的小王,笑出了褶子。

 

不过小王不肯转过来,老王只好在小王背后蹭蹭他。

 

紧贴着小王,埋头在小王睡衣上,老王感觉自己要窒息。

 

不过还是一切等明天再说清楚好了。

 

2014.07.0704:06


日常 一




有时候老王会搞不清楚,有时候也会无法理出头绪。为什么世界的质感立刻就改变了呢?这感觉真的是非常非常,非常非常糟糕的事情。


想要,想要把头埋进厚厚的枕头里,于是闻见了枕芯的味道,还有一遍又一遍重复渗进里面的洗发水的味道。这味道里面充满了自己,闻见自己,感受到了自己,这多么安心。


然而欢乐仍然无法施展,失眠了这么久,竟是因为你?为什么是你呢?这多么,这多么......叫人愤懑不已。


被子那边动了动,老王松开眉头,微侧过脸,在黑夜里看过去。


那只家伙睡得迷迷糊糊在翻身,可是翻身就好了,为什么要一并带走被子呢?好了,没压紧被子的结果,就是全去了你那里。


戳戳你的背,你不醒;拍拍你的胳膊,你不醒;试图抽走被子,你没反应;好了,晃你,你终于醒了,为什么伸腿就踹我?


我没被子了。老王在黑暗里对他耳语。小王从鼻腔里扭捏出被打搅梦境的烦心,老王在想象里看见了阴暗的轮廓阴影中他惯如寻常的皱眉表情。小王恍惚地用力拉扯裹在身下的被子,推到背后的老王那里,老王于是又得到了被子的照顾,和非自己所属的温度。


为什么你睡得这样熟,这对我是不是太不公平。


这样想着,老王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。然后百无聊赖看向窗口,看窗帘的亮暗双色图案,估算它的长宽比,回忆窗外的鸟鸣。于是就真的迎来了鸟鸣。真不愧是春季,鸟鸣来得越来越早,听鸟叫,益睡觉?


好累了,眼皮干涩,可是睡不着。背后的均匀呼吸,真是羡慕。老王又转过身,看着那个脊背。老王轻轻地凑上去,顿了顿,想了想,然后闻了闻那个活物的气味。嗯,是我家的沐浴乳的味道。于是这是在确认什么?


老王有很多种想法,非常非常多,多得快要爆炸,在这个黎明,想要爆炸。老王觉得好累,于是又看向窗外,但不过一会儿,又转了回来。


老王轻声叫他的名字。老王看着他的脊背,在想象里看见他醒了,然后嫌老王再次把他吵醒,于是不算轻也不太重地扬手拍向老王。


可是他没有醒,或许是停滞在梦境。老王又叫了他一声,然后,又叫了他一声。


并不想要失眠,也不想要心悸。老王最终轻手轻脚开了房门去了客厅。


老王又瞪了两个小时的眼,干躺在沙发,看见了天色渐渐发亮,看见屋内部件的样子渐渐被光照出模样,很累,好累,但好像这次终于会入睡了。


老王醒来时,眼皮粘得睁不开,头眩晕着,耳鸣,眉头皱得死紧。老王缓了会儿,感到被人轻轻拍打肩膀,听到声音喊他,老王顺着呼吸“嗯”地回应。


老王,怎么办?


嗯,什么?老王转过头,意识不清,睁不开眼。


鼻血止不住,一直流,怎么办啊?


鼻血?老王在睡着与醒来之间交替,勉强眯开右眼,模模糊糊的色块,白色,红色,黑色,红色,白色......


然后声音没有再出现,也没有被晃,老王在瞬间进入睡眠。老王梦见自己在演唱会唱着唱着淌出了鼻血,但是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似的,老王想问,但自己的喉咙没声,场下场上依旧热闹非凡。


老王猛地睁开眼,回忆那个梦。然后听见水声。


老王感到头疼,睡眠不足。本能一样站起身,朝着水流方向走,看见了在卫生间的小王。看见了水池的颜色。老王回身打开冰箱,取出冰块,拿纱布包着。


小王闷着头靠在水池旁,手上全是血,水花没冲淡红色。


老王摸摸小王的头,然后拿手捂着小王的脖颈。多久了?


十分钟...?小王在水声里讲。


先坐着,你自己拿冰块放在脖子后面知道吗?老王把冰包递给小王,走掉了,回来的时候带来一盒纸。看见小王乖乖地坐在小凳上,一手扶冰包,一手擦血,说不心疼是假的。


小王抬头看见老王,满眼的委屈。


唉。


老王拖了条凳子坐在边上,拿过冰包帮着敷。哭过了?


才没有。


老王笑笑。眼睛红成兔子,不要狡辩。


你还说我,你自己嘞,你的眼睛辣么红!我是睡眠不足,还流鼻血,很累啊。


喔,对喔。老王半接受了这个解释,而且突然想起,或者说突然意识到自己很困这件事。


老王,太冰了,痛。小王微微撇开头,皱眉。


对不起对不起。老王拿手捂了捂小王的脖子,冰冰凉。要不我拿毛巾给你。你自己先捂捂。


老王在盆子里放水,把冰块倒了进去,沾湿毛巾,稍微拧了拧。手掌试了下小王脖子的温度,又捂了下才把冰毛巾敷上去。


你前面是不是有叫我?老王托腮回忆着。


对啊,你睡得好熟,pig一样。


老王笑。


我是因为自己搞不定才想问你的,谁知道你醒不过来。


我听到你说话了,但又睡回去了。


对啊!我还以为自己会一直流到失血过多死翘翘!


不会的不会的。老王笑着摸摸小王的头发。


对了,你怎么突然醒过来的?


梦见我自己流鼻血了。


啊?哈哈哈!!阿哈哈哈哈!!小王似乎一瞬间被戳到了笑点,东摇西晃颤个不停。


你不要命了啊!老王把差点滑下去的毛巾按回原位。别笑,知道没,忍住好不好,你看你的血啦,又变多了。


哦对!小王被吓住了,然后安静乖巧极了。


叫你乱动。老王把毛巾重新浸了浸冰水。


老王盯了会儿小王,确认差不多止血后,坐着放空。发着呆又隐约感觉有视线。老王转头去看。怎么了你?


老王你好像老妈子。


......


老王看着那张脏脏的笑脸不知道说些什么好,只斜了他一眼。


我好困,我要回去睡觉。老王站起来伸了大大的懒腰,打着哈欠,觉得自己站着都能睡着了。


我也要睡,我也好困!小王被感染着也打了个哈欠。


那你收拾好了就去睡吧,手和脸洗干净。老王边说边走,直到沙发印入眼帘。老王很犹豫要不要睡得舒服点回房间。舒适度沙发比不了床,而且这么困应该沾枕头就能睡着。应该就是这样没错。


老王刚抬腿爬上床就听见有人跑过来的声音,接着自己的背就被重重地撞到了。


你快给我睡觉好不好!老王趴在床上凶他。


我前面醒过来你不见了然后我去找你,然后被杂志绊倒,然后脸朝地,然后流鼻血了......


小王这么一说,老王才想起来的确连原因就没问。被杂志绊倒啊......老王把小王从背上拽了下来,叫他睡觉。


小王也乖乖不闹,躺好就睡。老王舒了口气,正渐入梦乡,忽然感觉自己背后贴上来个人,腰也被环着了。


晚安。小王在衣物里闷着声说。


安安。老王觉得自己困到不行,而且决定把除睡觉以外的所有情绪留到睡饱后再议。





2014.05.26 04:47




【一个月前的产物w不晓得会不会有后续。】